2019年11月18日 會員服務 用戶名: 密碼: 注冊  忘記密碼 客服電話:4006728810 首頁 法律咨詢 案件委托 找好律師
北京时时彩的官网下载
登錄注冊
  您現在的位置:法律家首頁 >> 爭議裁判文書 >> 爭議刑事裁判文書 >> 裁判文書詳情
爭議裁判文書
上傳人評語:本案在一審宣告死緩之后省高院在復核中認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發回重審,最終被宣告無罪。此案僅有被告人宋興富供述而無其他證據相印證,不能認定宋興富實施了殺人的犯罪事實。“重證據,輕口供”是在刑事訴訟證明中必須堅守的基本理念,對口供的過度迷信,不重視實物證據的收集與運用,不僅可能導致程序的濫用,亦容易發生冤假錯案,甚至會導致有罪之人逃脫法律制裁
 
宋興富故意殺人案
四川省內江市中級人民法院
刑事裁判文書
(2014)內刑初字第4號

公訴機關:四川省內江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宋興富,男,1954128日出生,漢族,四川省隆昌縣人,小學肄業,農民。因涉嫌犯故意殺人罪于2012912日被傳喚到案,次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7日被逮捕。現羈押于隆昌縣看守所。

指定辯護人:鄒靜,四川宏興律師事務所律師。

四川省內江市人民檢察院以內市檢刑訴(2013)1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宋興富犯故意殺人罪,于2013117日向本院提起公訴。在訴訟過程中,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陳某甲、伍某甲、伍某乙、伍某丙向本院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本院于2013327日作出(2013)內刑初字第8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宋興富在法定期限內沒有上訴,本院依法報送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核準。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31022日作出(2013)川刑復字第704號刑事裁定,撤銷本院(2013)內刑初字第8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的刑事部分,發回本院重新審判。本院20131218日再次立案后,依法另行組成合議庭,于2014319日、48日、74日、711日四次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四川省內江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雷靜、代理檢察員吳傳珍、羅斌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宋興富及其指定辯護人鄒靜,證人江某某、曾某某、王某甲、胡某某,鑒定人李某甲到庭參加訴訟。20131219日至2014317日,本院委托四川華西法醫學鑒定中心對宋興富進行刑事責任能力鑒定。2014522日,四川省內江市人民檢察院提出因需要補充偵查,建議延期審理,本院予以同意。現已審理終結。

四川省內江市人民檢察院指控,201272521時許,被告人宋興富與酒后的被害人伍某丁因瑣事發生口角,宋興富想起多年前伍某丁盜竊過自家財物,遂產生報復伍某丁將其打一頓的想法。于是宋興富在自家大門外取了一根竹棒猛打坐在路邊的伍某丁上半身,將其打倒后返回家中。之后不久,宋興富想知道伍某丁是否死亡,便返回現場,發現伍某丁仍有氣息,遂產生殺害伍某丁的想法,繼而對其實施了掐頸,用拳頭猛擊胸口等行為。后宋興富為掩飾伍某丁的死因,回家拿菜刀再次返回現場,用菜刀砍擊伍某丁頭部,并將伍某丁放在離毆打現場數十米遠的水田缺口處,偽造伍某丁因醉酒溺水死亡的現場。經鑒定,伍某丁系生前鈍器打擊頭部致顱腦損傷死亡。2012913日宋興富被抓獲。

上述事實,公訴機關在庭審中出示了如下證據予以證明:

1.接受刑事案件登記表,立案決定書,四川警察學院多道心理生理測試意見書,隆昌縣公安局刑事偵查大隊出具的到案說明、辦案說明,證明2012726430分,隆昌縣公安局雙鳳派出所接馮某甲報稱雙鳳鎮習家房子沖田旁有一具男尸,經該局刑事偵查大隊勘查現場,確認死者伍某丁系他殺。后經走訪調查,發現宋興富有重大作案嫌疑。同年91210時許,該大隊通知宋興富到隆昌縣雙鳳鎮太平鋪街上等候,爾后將其帶至四川警察學院進行多道心理生理測試。測試結果表明,宋興富測試回答呈現撒謊反應。返回隆昌途中,宋興富初步交待了殺害伍某丁的犯罪事實。當晚9時許,在隆昌縣公安局辦案中心,宋興富對殺害伍某丁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2.戶籍證明,證明:宋興富出生于1954128日;伍某丁出生于1950523日。

3.四川華西法醫學鑒定中心法醫精神病學鑒定意見書,證明:宋興富腦電地形圖輕度異常,患有酒精有害使用;宋興富對其2012725日的違法行為有刑事責任能力。

4.現場勘驗檢查筆錄,證明:現場位于隆昌縣雙鳳鎮回龍村五組一預制板路旁。該路段有一岔路口,在岔路口往北的預制板路段東面為徐某某家稻田(案發時宋興富在該田種水稻)。該稻田西面中部有一缺口,伍某丁的尸體頭東腳西俯臥于缺口處。尸體上身穿深藍色西服,西服上有暗紅色斑跡,內穿黑色T恤,下身穿黑色長褲,背部外套向頭部翻折,T恤和長褲背部有泥土。尸體頭部有創口,創口處有血跡。尸體東面預制板路上有一背篼,背篼外部有擦拭血跡,背篼內裝有一頂草帽,草帽上有流注狀血跡,背篼內另裝有火鉗、香蕉、豇豆、涼菜、豬肉和用塑料編織袋裝的一白色塑料酒壺。裝香蕉的塑料口袋上有血跡。背篼距南側岔路口30米,在背篼到南側岔路口之間的預制板路上有斷斷續續的暗紅色拖痕,最南端暗紅色拖痕距南側岔路口8.8米,最南端暗紅色拖痕南面岔路口預制板路上有滴落血跡,預制板旁草叢中有滴落血跡,預制板路上滴落血跡往東24.5米處預制板路上有暗紅色斑跡,該斑跡往東76米為一院壩,院壩南側為宋興富家樓房。技術人員現場提取了背篼外部擦拭血跡、草帽上流注狀血跡、預制板路上的暗紅色拖痕、滴落血跡、暗紅色斑跡、死者身上衣物。

5.現場指認筆錄、照片、扣押清單及視聽資料,證明2012913日,宋興富帶領偵查人員指認了其與伍某丁發生爭吵、拿作案工具“硬頭黃”竹棒、作案后放置竹棒、殺害伍某丁、拖動尸體、放置尸體及背篼的位置,及宋興富在自家堂屋內指認了作案工具菜刀、作案時所穿拖鞋,在堂屋右邊房間指認了作案時所穿衣褲。偵查人員當場提取并扣押了菜刀、綠色迷彩短袖T恤、綠色軍用長褲及黃色塑料拖鞋。

6.法醫學生物物證鑒定意見書,證明現場提取的三岔路上、草帽上、三岔路口上側、右側小路上、三岔路口豆葉上、背篼上的可疑血跡,死者伍某丁的衣服、指甲、血樣,宋興富血樣,刀上、蚊帳上可疑斑跡,拖鞋、迷彩T恤、綠色軍褲、礦泉水瓶,經DNA檢驗及同一認定,送檢的現場三岔路上、草帽上、背篼上和死者指甲內的可疑血跡中均檢出人血,在排除同卵雙胞胎和其他外源性的干擾前提下,支持上述血跡為伍某丁所留假設,不支持為其他隨機個體所留假設。

7.法醫學尸體檢驗鑒定書,證明死者伍某丁右額部、左頂部、左枕部、枕部共有7條創口。伍某丁左上臂中段分別有4.0cm×2.0cm5.0cm×4.5cm皮膚青紫。胸廓塌陷,胸部兩側多根多處肋骨骨折、胸骨中下段骨折、縱隔血腫。右上肺下份有創口。左、右胸腔分別有血性液體100ml200ml。心包積血50ml,右心室外緣有5cm不規則創口,右心耳外側有2.5cm×2.0cm不規則撕裂創口。頭部、左上臂損傷系易于揮動的鈍器多次打擊形成。胸部損傷系瀕死期或死后瞬間暴力擠壓形成。背部兩側大片散在梳狀表皮剝脫伴皮下出血,皮瓣向下,結合現場路面有拖擦血跡,且死者臀部無擦傷痕,符合人為拖拽死者雙下肢致背部形成拖擦傷。綜上,伍某丁系生前鈍器打擊頭部所致顱腦損傷死亡。

8.被告人宋興富的供述及視聽資料,證明2012年農歷六月初七(即2012725日)21時許,其在家看內江電視臺綜合頻道節目《地道戰》,聽見狗叫得兇,就打手電筒開堂屋門查看,看見伍某丁坐在其家門外預制板路上,便罵了一句伍某丁那么晚了還不回去。伍某丁回罵說與其無關,讓其關門睡。其想起伍某丁曾偷過其賣魚鰍、黃鱔的七元多錢和其家的雞,就想打他一頓,于是找了根“硬頭黃”竹棒出去,見伍某丁在三岔路口坐著,就用竹棒使勁往他背后打了四下將他打倒在地,后發現伍某丁還有氣息,其又用右手猛打他胸口,用左手掐頸子。其返回家中拿來菜刀,用菜刀柄在他頭部中間打了四下。后其想造成伍某丁喝酒口干去缺口喝水淹死的假象,便雙手拉著伍某丁雙腳,讓他背部挨預制板路退著拖到缺口,并俯放在缺口上,頭頂露在水面上,一只耳朵淹在水里,一只耳朵沒淹完,把腳放在缺口的橋下面。之后,其到三岔路口拿伍某丁的背篼,還把草帽放到背篼里,把背篼放在缺口邊上。其在缺口洗了菜刀上的血跡、拖鞋后就回家,把菜刀放在堂屋桌上。第二天7時許,其下去看熱鬧,走到離伍某丁有一兩塊預制板遠,公安不讓看,其沒看見什么就走了。其只是聽說伍某丁身上有幾十元錢,沒聽說伍某丁怎么死的。宋興富還供述:其作案時穿的迷彩背心和黃色褲子,在作案后五六天洗了。伍某丁摸錢的事,其只給其父母說過,其父親已經去世了。伍某丁偷雞的事,其父親知道,還告訴了老隊長李某乙。

9.證人李某乙的證言,證明:伍某丁只摸“荷包”(即小偷小摸),和宋興富沒有矛盾。宋興富父親在世時,喂了不超過十個“頭生”(客家話語,指雞鴨等家禽),沒聽說被偷過。

10.證人邱某某的證言,證明:其家和伍某丁沒有矛盾。其家以前沒被偷過,也沒喂過雞。宋興富摳的泥鰍、黃鱔,都是其拿去賣,賣的錢沒被偷過。宋興富沒有被偷過,也沒聽宋興富說過被偷的事。

11.證人張某某的證言,證明201272521時許,其見伍某丁坐在預制板路上,旁邊放了個背篼,背篼里有火鉗。宋興富開門說伍某丁那么晚了還不回去,伍某丁回答說不關宋興富的事,讓宋興富關門睡。之后,其便進屋了。案發后其和宋興富一起去看熱鬧,宋興富沒走攏現場。張某某另證明:伍某丁以前是“扒二哥”(即小偷),但其沒聽說宋興富家被偷過。

12.證人馮某甲的證言,證明2012726340多分,其和哥哥馮某乙路過習家房子沖田處發現有人死在水田放水口,現場有個背篼,里面有頂草帽,便報警。證人馮某乙證言亦印證,且證實背篼里面還有火鉗。

13.證人伍某戊的證言,證明20127月的一個逢場天18時許,其在曾大姐茶館門口見大哥伍某丁帶了個背篼,里面裝有草帽、火鉗、水果。次日6時許,其和兄弟伍某己聽李某丙說伍某丁出事就去了現場,但公安不允許走近,便在田坎上看,見伍某丁趴在田缺口。后其幫忙把伍某丁搬到樓梯上捆起,見伍某丁頭上有血口子,腳上、腿上被螺螄咬出了很多血。其還見岔路口有灘血,預制板路上也有點血。之后其與李某丙、伍某己、陳某乙把尸體抬到太平街上去尸檢。伍某戊還證明:宋興富隔著三岔路口幾塊預制板遠看,沒走近。其看到的情況沒有給別人說,也沒有人找其打聽伍某丁的傷情。

14.證人伍某己的證言,證明:伍某丁二十多年前曾經扒竊,但后來改了。201272519時許,其回家時見大哥伍某丁坐在楊某甲房子對著的預制板路上,背篼放在旁邊。次日6時許,其聽書記李某丙說伍某丁出事,便和三哥伍某戊、李某丙去徐家房子對面的大沖田坎,公安不許過去,他們就在那里等。公安照完相后,叫他們把尸體抬上來,其見伍某丁手背著撲在田坎缺口里,腳在橋底下,有只腳的膠鞋都脫了,腿上、臉上都有螺螄。后他們把伍某丁尸體放在預制板路上,發現伍某丁頭右邊有三條兩三公分長的傷,背上還有挫傷,叉叉路處有灘血,預制板上有三四公分寬的血跡,像大毛筆畫的。其帶著手套從伍某丁荷包里摸出了花生、幾張銀行卡、電子表,還有幾十元錢。預制板路上還有個背篼,里面有草帽、火鉗,草帽上還有血。伍某己另證明:宋興富在離岔路口幾米遠的地方看過,并說前一天晚上9時許他和伍某丁打過招呼。

15.證人李某丙的證言,證明20127266時許,其接到村長陳某乙電話問其本隊的伍某丁回家沒有,說徐家大房子對面淹死一個小娃。其去伍某丁家沒看見伍某丁,就跟伍某丁的兄弟伍某己說伍某丁可能淹死了。其到大田缺口,見路上放著個背篼,缺口處撲著一人。后其和陳某乙、伍某戊、伍某己把尸體搬到田坎路上,法醫進行了檢查,叫圍觀的人隔得很遠。其見尸體頭上有傷,頸子上有紫色跡象,背上被拉掉了皮,有血跡。預制板上有血跡。后其和法醫一起到了隆昌火葬場,尸檢時見伍某丁頭上有幾處傷,骨頭有點爛。李某丙還證明發現尸體后只有唐某甲拉仔豬從伍某丁死的缺口路上經過。

16.證人陳某乙的證言,證明案發當天早上,其接派出所吳某某電話說五隊村辦公室前邊水田缺口處死了個人。其趕到現場,見一人撲在缺口那里,頭頂上有幾處傷口。預制板路上有個背篼,背篼里有草帽、火鉗。三岔路口下邊預制板路上有血跡。之后,吳某某就守住三岔路口,派出所的小伙子守路的另一頭,不準人通過以保護現場。李某丙和伍某丁的兩個兄弟來后,證實死者是伍某丁。之后,其幫忙抬尸并把尸體送上火葬場的車。發現尸體后只有一個拉豬的人從現場經過。

17.證人唐某甲的證言,證明2012726520分,其經過徐某某田坎發現一個背篼,里面有草帽、火鉗等物。其買了小豬返回時,在背篼處見一人撲倒在田邊缺口。

18.證人李某丁的證言,證明宋興富進押室十來天后給其說:出事那天晚上他喝了三兩白酒在屋里睡覺,聽見狗叫,開門看到那個人(即死者)喝了酒在他家門口坐起,就說“那么晚了,你還不回去睡覺?”那人說:“關你X事,關到門睡你的。”之后,他回屋想起那人偷過他賣泥鰍、黃鱔的錢,就拿“硬頭黃”竹棒打了那人頭部三棒。那個人倒地上,他用手摸鼻子感覺沒氣了,就把那人拖到流水的田里沖洗,然后在田里洗手洗腳回家睡覺。第二天早上,太平賣豬兒的人報案。李某丁另證明:宋興富還說公安帶他去瀘州一個“高科技”的地方,在他身上安了很多機器,測試了二三十次,機器說他殺了人,但他沒承認。后來公安局的一個隊長教育他“高科技”都曉得事情是他做的案,他沒辦法就只好承認了。

19.證人楊某乙的證言,證明宋興富關進押室不久便給他們說:他三拳打死了一個長期不穿衣服褲子的“三無”人員,這人長期做些偷雞摸狗的事,生產隊的人都討厭。案發當晚宋興富喝了酒,聽見外面有動靜,以為有人偷東西,開門后見那人在他門口,就打了那人胸口三拳。宋興富還說警察帶他去測謊,在刑警隊喝了什么礦泉水他就什么情況都說了,怎么按手印的他自己都不知道。因尸檢報告表明死者的傷不是拳頭造成,宋興富便翻供。宋興富不覺得他被冤枉,仍承認他三拳打死了人,只是他知道警察證據不足,才說警察拿水給他喝,讓他按手印那些。宋興富在內江開庭回來后,表現得比較高興。

20.證人姜某某的證言及視聽資料,證明宋興富剛進押室時,告訴他們案發當晚,他喝了酒,打開門見那個人坐在他門口,喊那人走,那人卻不走,之后好像是在離他家有一段距離的地方打了那人,第二天才聽說死了人。宋興富沒說怎么打的。20143月,宋興富到內江開庭回來后,說他在庭上把之前說的都否認了。之后其問宋興富到底打那人沒有,宋興富回答打了那人胸口三拳頭,還用棒棒打了那人背后。宋興富還說案發后他在刑警隊不知道喝了什么水就承認了,公安還帶他到瀘州去作了測謊。宋興富還說在第二次開庭時公訴人說死者下身有傷,他便說他沒有打那人下身。宋興富被判死緩后,沒說過被冤枉之類的話。

21.證人李某戊的證言,證明宋興富關進押室第二天便對他們說他因殺人被關,被殺那人很討厭,喝了酒就裝瘋。出事那天他喝了酒,雙方對罵了幾句,他便拿棒棒去敲了那人,還打了那人三拳。宋興富在內江開庭后回來說,法醫說死者身上的傷和他打的地方不對,他就翻供了。

22.證人王某乙的證言,證明宋興富剛進押室時,對同押人員說自己三拳將人打死,并把尸體抬到水田邊。宋興富到內江開庭時在法庭上翻供,但他私下還是承認自己三拳打死了人,殺人的細節沒有透露過。宋興富開庭回來炫耀,說他翻供,公安找不到他殺人的有力證據,案子要改判。劉某甲和唐某乙教宋興富在法庭上不承認。

23.證人潘某某的證言,證明其聽同押人員說宋興富三拳把人打死。2014年,宋興富開庭回來說檢察官指控他的事情他沒有干,但之前他沒說過被冤枉。

24.證人劉某甲的證言,證明:宋興富剛進押室時講他三拳把一個五十歲的男子打死了。宋興富沒有說過他沒有打死人或者是冤枉之類的話。

25.證人唐某乙的證言,證明其只是聽姜某某說過宋興富三拳打死人,另宋興富說警察讓他喝了什么礦泉水,帶他去測謊。宋興富被判死緩后,沒有異常表現。

26.鑒定人李某甲的證言,證明:(1)案發當天,其到現場后見尸體俯臥在田缺口,在近處才看出尸體有傷口。其初步檢查發現,死者(伍某丁)腦部有創口,胸部有塌陷,背部有挫傷。(2)其認為:死者(伍某丁)頭部7條創口由有銳角菱邊刀背的鈍器造成。左顳部、左頂部、枕部頭皮下血腫,左顳肌出血是菱邊鈍角打擊形成,不是摩擦形成。死者頭部骨折是線狀骨折,沒有塊狀骨折。暴力打擊造成胸廓塌陷,右胸鎖關節處皮下出血,胸部撕裂,心臟出血量較大。死者背部受傷可以確定是二次移動后造成的。用菜刀柄打擊頭部,刀柄是什么形狀,傷口就是什么形狀。拖尸行為會造成死者背部接觸面有傷,但由于衣服遮住頭部,所以頭部沒有形成拖的傷痕。死者左上臂的傷是棍棒傷,打擊方向在左側。

27.證人胡某某的證言,證明20137267時許,他們接到雙鳳派出所通知后趕到現場,已有人守住路口,除了偵查人員外的其他人員無法進入現場。岔路口有血跡,水田缺口有呈俯臥狀尸體。通過現場勘查,發現岔路口為第一現場,水田缺口為偽造現場。當天上午,他們對宋興富進行調查,發現他一人在家,對案發現場環境熟悉,文化程度低,性格魯莽沖動,后于912日帶宋興富到四川警察學院進行測謊,測試結束后宋興富沒有和偵查人員交流,在從瀘州回隆昌路上,他長嘆一口氣,說事情是他干的。回到隆昌公安局,他們依法對宋興富進行了訊問,訊問中保障了宋興富的正常睡眠。913日,宋興富指認現場后,他們把宋興富送到看守所關押。914日,由于看守所無條件進行同步錄音錄像,所以他們將宋興富外提,但寫的出所事由是指認。

28.證人曾某某的證言,證明其到了現場后,對現場進行了嚴密保護,無關人員不能進入。913日下午,宋興富帶他們去現場指認。914日因需帶宋興富出看守所,按要求必須寫指認事由,實際上是把宋興富帶到辦案中心進行訊問并作同步錄音錄像,采集血樣、指紋和照相。

29.證人王某甲的證言,證明其接到報案和偵查人員到現場即封鎖了現場,無關人員無法進入。他們對宋興富的審訊是依法進行的,訊問后還讓宋興富睡覺,給他早餐吃。測謊回隆昌途中,其還給宋興富松思想包袱,快到隆昌時宋興富長嘆一口氣,說伍某丁案件是他干的,并問他是否會死。之后他們與宋興富一起吃了飯才回到單位。宋興富進審訊室后,就主動詳細供述了。但由于設備故障,第一次訊問宋興富沒有錄音錄像。

30.證人江某某的證言,證明:帶宋興富到瀘州測謊回來的路上,宋興富很久沒說話,在加油站好像松了口氣,說他殺了被害人(即伍某丁)。伍某丁以前是個“扒二哥”(即小偷),好像偷過他賣泥鰍、黃鱔的錢。當晚第一次訊問一開始,宋興富承認殺了伍某丁。因其打字速度不快,所以訊問時間長達八個半小時。當時他們作了同步錄音錄像,后來聽說因設備故障沒錄上。

31.隆昌縣公安局雙鳳鎮派出所出具的關于伍某丁被殺害案現場保護的情況說明、隆昌縣公安局刑偵大隊出具的辦案說明及伍某丁被殺現場方位平面示意圖,證明20127264時許,雙鳳派出所接到馮某甲報警后,派出所值班人員吳某某和協警劉某乙趕赴現場。到達現場后,他們發現稻田缺口處有一俯臥的尸體,旁邊預制板路上放有一個背篼。吳某某即通知該村村長陳某乙、書記李某丙等村干部協助派出所維護現場。吳某某守住三岔路口,劉某乙守住預制板路往回龍村1隊方向,禁止行人進入現場。刑偵大隊人員趕到后,組織警力守住往太平方向和徐家大院方向,禁止行人進入,禁止靠近現場圍觀。

32.隆昌縣看守所新入所人員跟蹤觀察表、健康檢查筆錄、體檢表,證明2012913日,宋興富入所時體表檢查無外傷,入所后前三天精神壓力較大,經開導后穩定。

33.隆昌縣看守所的情況說明,證明20129月,該所訊問室同步錄音設備尚在安裝調試,未啟用。

34.內江電視臺綜合頻道晚班節目播出單,證明20127252005開始播放電視劇《地道戰》,當晚播了3集。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宋興富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的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條之規定,構成故意殺人罪,提請本院依法懲處。

被告人宋興富辯稱:其沒有打死伍某丁,不構成犯罪;以前承認殺害伍某丁是在說謊。

被告人宋興富的辯護人提出:1.宋興富有罪供述存疑,不能作為定案依據。一是口供合法性存疑。公安機關對宋興富第一次訊問是在20129122152分至2012913630分,時間長達8小時30分,且是在深夜,沒有保障合理休息時間,供述材料僅7頁;從法庭調查看,宋興富在晚上就開始供述,供述時間不可能那么長。第二次和第三次筆錄內容大體一致,包括訊問的內容和被告人供述的順序都一樣,有復制粘貼之嫌。二是口供內容前后矛盾,部分不合常理。如跪在被害人身上的位置、第一棒打擊的位置、出門追打的情況等,宋興富在多次供述中前后矛盾;又如把刀別在腰上,伍某丁被打后沒有發出更多聲音等不合常理。三是缺乏合理作案動機。宋興富供述他與伍某丁沒有深仇大恨,僅是因為多年前伍某丁偷了他家的雞、錢等鄰里糾紛產生殺人動機,但這不合常理;且證人證言未證實伍某丁偷過宋興富家的雞、錢;宋興富當庭供述伍某丁沒有偷過他的雞,其并沒有殺人動機。2.宋興富有罪供述與現勘、尸檢等不吻合。一是宋興富所供作案工具竹棒未找到,也無法證實宋興富所供述的菜刀是作案工具。二是公安機關對宋興富作案所穿衣服沒有進行血跡鑒定。三是宋興富供述在現場來回走了幾次,現場勘查卻沒有發現其鞋印。四是宋興富所供搬動伍某丁身體,觸碰了衣服,按理伍某丁衣物上有宋興富手印,但公安機關沒有提取到。五是背簍上血跡在背簍背后下半部分,宋興富有罪供述無法印證血跡如何到了該部位,且沒有檢驗背簍上的指紋。六是出庭鑒定人證實伍某丁頭部傷是菱形工具敲擊形成線形骨裂,與宋興富供述用菜刀底部敲打被害人頭部不吻合。七是宋興富供述抓著伍某丁的雙腿拖了一段距離,但伍某丁腳上沒有淤痕及宋興富的手印。八是宋興富供述其抓著伍某丁的雙腿退著走,伍某丁不光背部有拖傷,頭部也應有拖傷,鑒定報告中沒有反映。九是宋興富未供打過伍某丁左上臂,這與尸檢發現伍某丁左上臂有損傷不吻合。3.沒有目擊證人證實宋興富作案。因此,建議法庭以指控的證據不足,宣告宋興富無罪。

經審理查明,201272521時許,被告人宋興富與酒后的被害人伍某丁因瑣事發生口角。次日430分,伍某丁被發現死于雙鳳鎮徐某某家稻田缺口處。經鑒定,伍某丁系生前鈍器打擊頭部致顱腦損傷死亡,其性質系他殺。

上述事實,有經公訴機關當庭出示并經質證的公安機關受理報警登記表、立案決定書,現場勘驗檢查筆錄、照片,法醫學尸體檢驗鑒定書、照片,法醫學生物物證鑒定意見書,證人馮某甲、馮某乙、伍某戊、伍某己、張某某等的證言證實,宋興富亦供認,且相互印證,因此,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宋興富殺害伍某丁,犯故意殺人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一方面,宋興富有罪供述存在諸多問題,不能作為定案依據。一是宋興富有罪供述合法性未得到保證。偵查人員對宋興富的第一次、第二次訊問限制人身自由持續時間達24小時以上,且沒有同步錄音錄像;第三次訊問未嚴格執行公安部《看守所條例實施辦法》(試行)第23條的規定在看守所進行,此次供述筆錄與第二次供述筆錄基本內容雷同,包括訊問的問題及先后順序,宋興富對作案過程的回答內容與順序均相同,甚至此次筆錄的錯別字和標點符號也與第二次供述筆錄相同。二是宋興富有罪供述客觀性未得到充分查實,所供細節與現場勘驗檢查、尸體檢驗等不吻合。宋興富所供報復伍某丁偷了其家的雞和錢的作案動機未得到其母親邱某某和老隊長李某乙證實;所供作案工具“硬頭黃”竹棒未找到;所供作案用菜刀上未發現伍某丁血跡等相關信息;所供用“硬頭黃”竹棒打了伍某丁四下,而伍某丁背部、腰上無鈍器傷或棍棒傷;所供用菜刀柄底部在伍某丁頭部中間連剁四下并剁進去了,而伍某丁頭部右額部有兩條創口,左頂部有一條創口,左枕部有一條創口,枕部有三條創口,共七條創口,二者數量、位置均不吻合;所供打擊方向與伍某丁受傷位置不吻合;所供作案所穿衣褲、拖鞋均未發現伍某丁血跡等信息;現場沒有發現與宋興富有關的痕跡、物品;伍某丁衣物上未檢出宋興富的DNA信息。因此,宋興富有罪供述的合法性無法排除合理質疑,客觀性亦無法得到應有印證,不能作為定案依據。另一方面,法醫生物物證鑒定意見書送檢檢材來源不清。一是送檢的現場提取可疑血跡有六處,而現場勘查中提取的可疑血跡、斑跡僅有五處。二是送檢的死者伍某丁指甲、血樣、礦泉水瓶、蚊帳上的可疑斑跡、宋興富的血樣無提取筆錄或扣押清單。三是鑒定委托書上所載送檢檢材與鑒定意見書中送檢檢材不一致。因此,公訴機關指控宋興富殺害伍某丁,犯故意殺人罪的事實不清楚,指控證據不能證明指控事實。對公訴機關的指控事實及指控的罪名均不支持。對宋興富的無罪辯解及其指定辯護人建議以證據不足宣告宋興富無罪的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五條第(三)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宋興富無罪。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四份。

審判長:劉應江

代理審判員:舒澤平、李麗莎

二〇一四年七月十一日

書記員:劉立紅、吳登麗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五條 在被告人最后陳述后,審判長宣布休庭,合議庭進行評議,根據已經查明的事實、證據和有關的法律規定,分別作出以下判決:

……

(三)證據不足,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的,應當作出證據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無罪判決。


您認為本案判決如何?
 (0)  (0)
您對本案的評論:
提交評論
熱門評論
熱門評論加載中...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加載中...
  • 公眾用戶指南
  • 法律專家用戶指南
  • 特色服務
  • 客戶服務
  • 關于我們

客服電話:4006728810
地 址:北京市西城區廣義街5號廣益大廈9層 郵 編:150000 E-mail:[email protected] 傳 真:(010)83113702
法律家官方微信二維碼
My JSP 'upload.jsp' starting page
爭議裁判文書上傳
標 題: * 標題不能少于5個字。
文書分類: * 請選擇文書分類
案 號: * 請填寫案號。
裁判日期: * 請填寫裁判日期。
法 院/仲裁委員會: * 請選擇 法院/仲裁委員會
裁判文書原件上傳:
* 內容不能少于5個字。
* 請認真填寫郵箱地址!以便接收裁判文書審核結果。
裁判文書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