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9日 會員服務 用戶名: 密碼: 注冊  忘記密碼 客服電話:4006728810 首頁 法律咨詢 案件委托 找好律師
北京时时彩的官网下载
登錄注冊
  您現在的位置:法律家首頁 >> 優秀裁判文書 >> 優秀仲裁文書 >> 裁判文書詳情
優秀裁判文書
上傳人評語:
 
F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與浙江J絲綢進出口有限責任公司布料買賣合同項下貨款爭議仲裁案
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
仲裁文書

申請人:F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被申請人:浙江J絲綢進出口有限責任公司

第三人:美國T國際有限公司。

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以下簡稱仲裁委員會)根據申請人F企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申請人)提交的以浙江J絲綢進出口有限責任公司為被申請人(以下簡稱被申請人)的仲裁申請書及其附件,并依據雙方當事人2002年11月29日以傳真方式簽訂的編號為No.203JS32302的《合同》中的仲裁條款于2004年11月26日受理本仲裁案。

本案適用仲裁委員會自2000年10月1日起施行的仲裁規則(以下簡稱仲裁規則)。

2004年11月26日,仲裁委員會以特快專遞的方式向申請人和被申請人寄送了本案仲裁通知、仲裁規則及仲裁員名冊,并向被申請人附寄申請人提交的仲裁申請材料。

2004年12月24日,仲裁委員會收到被申請人的函件,該函提出申請人在仲裁申請書中提及的被申請人名稱為“浙江J絲綢進出口有限公司”,與其名稱不一致,請仲裁委員會確定其是否應作為本案被申請人并參加本仲裁案的活動。

仲裁委員會在將上述函件轉給申請人后,于2005年1月24日收到申請人代理人的復函及所附證據,確認申請人提起仲裁的被申請人為浙江J絲綢進出口有限責任公司。

2005年1月24日,仲裁委員會重新寄送了仲裁通知和附件并通知被申請人本案仲裁程序在申請人和被申請人浙江J絲綢進出口有限責任公司之間進行,以被申請人收到該函的日期為收到仲裁通知的日期。

2005年2月16日,仲裁委員會又收到被申請人的異議函,提出申請人代理人得到授權是作為申請人和浙江J絲綢進出口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案中申請人的代理人,不能確認委托事項外的第三人為本案被申請人。

2005年3月28日,仲裁委員會收到申請人提交的確認本案被申請人的復函。鑒于申請人的確認,仲裁委員會再次確認本案程序在申請人F企業股份有限公司和被申請人浙江J絲綢進出口有限責任公司之間進行,并按照仲裁規則的規定給予被申請人指定仲裁員和提交答辯和反請求的期限。

2005年6月30日,仲裁委員會收到被申請人提交的答辯書及所附證據。

2005年7月27日,申請人指定的仲裁員M先生,被申請人指定的仲裁員L先生,以及由于雙方當事人未在仲裁規則規定的期限內共同選定或者共同委托仲裁委員會主任指定首席仲裁員,仲裁委員會主任根據仲裁規則的規定代為指定的首席仲裁員G女士組成仲裁庭,審理本案。

仲裁庭經商秘書局決定于2005年10月21日在上海開庭審理本案,后因故延期至2005年11月18日進行。

2005年11月18日,本案如期在上海開庭。雙方當事人均到庭參加庭審。雙方當事人分別就本案事實作了口頭陳述和答辯,并在仲裁庭主持下,對對方當事人提交的所有證據材料當庭進行質證。雙方當事人亦回答了仲裁庭對本案事實以及法律問題提出的調查詢問。

依據仲裁規則的規定,仲裁庭曾對雙方當事人進行調解,由于雙方當事人之間的調解方案差異較大,調解未能成功。仲裁程序繼續進行。

庭后,雙方當事人均提交了補充證據及材料。依據開庭時仲裁庭的要求以及雙方當事人的同意,本案雙方當事人開庭后提交的所有書面證據均進行書面質證。如果任何一方當事人對對方當事人提交的任何證據要求開庭質證,該當事人必須向仲裁庭提出書面申請。庭后,雙方當事人均未要求仲裁庭再次開庭對有關庭后雙方當事人提交的證據進行質證。

本案現已審理終結。仲裁庭根據本案的開庭情況以及雙方當事人提交的所有書面意見以及證據材料作出本裁決。

本案案情、仲裁庭意見以及裁決如下:

一、案  情

申請人稱:2002年11月29日,雙方當事人以傳真方式簽署了本案合同,約定被申請人向申請人購買布料145,833碼,L/C付款。申請人應于2002年12月10日前交付所有布料。

實際履行中,申請人分6批,共交付被申請人布料145,836碼,第一、二批交貨為87,575碼,已收貸款210,180美元。

因L/C過期,申請人的后四批交貨,即58,261碼布料,價值139,826.40美元,被申請人至今未付申請人。

本案第三批貨28,312碼布料于2002年12月12日裝船,價值67,948.8美元;第四批9997碼布,2002年12月13日裝機,價值23,992.8美元;第五批貨16,177碼,2002年12月15日裝船,價值38,824.8美元;第六批貨3775碼布,2002年12月27日裝機,價值9060美元。

申請人認為,申請人已履行交付義務,被申請人遲遲不付貸款,侵犯了申請人權益,據此申請人向被申請人提出如下仲裁請求:

(1)被申請人支付申請人貨款139,826.4美元。

(2)被申請人承擔本案仲裁費。

對于申請人的仲裁請求以及所依據的事實和理由,被申請人提出答辯認為:

(1)被申請人與申請人簽署本案合同實質是受案外人美國T國際有限公司的指令而為的涉外代理行為。被申請人所為均是根據申請人與美國T國際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美國公司)共同確認的交易事實以及被申請人與美國公司之間2002年12月19日簽署的“代理協議”等相關文件而為。

(2)申請人對上述代理事實不但明知,而且積極主動與美國公司就指定被申請人代理行為即向申請人購買布料一事進行協商加以確定。證明有:

①2002年11月28日,申請人向美國公司出示(NO.FB02-919)(形式發票)其中載明的合同主要內容包括貨物的規格、包裝、數量、單價、金額、裝運期限、付款方式均是被申請人與申請人簽署的本案合同主要內容。

②申請人2002年12月12日簽發的(COSU7938XXXX)海運提單、2002年12月13日簽發的(675-01873XX)空運提單、2002年12月15日簽發的(XXXX)海運提單、2002年12月17日簽發的(232-832309XX)空運提單、2002年12月11日開具的(NO.F102-XXX)發票、2002年12月13日開具的(NO.F102-XXX)及(NO.FIA-024XX)發票、2002年12月27日開具的(NO.FIA-02XXX)發票等憑證均證明了被申請人的觀點。

(3)被申請人為代理美國公司之故,向中國XX銀行浙江分行申請簽發至J州XX銀行T分行的跟單信用證,2002年12月6日開具了(ZJJLC020XXXX)不可撤銷信用證。信用證載明的受益人為申請人,信用證金額、有效期、地點、裝運時間、貨物描述為參照本案合同的貨物描述、詳見2002年11月28日簽訂的形式發票FB02-919、出貨日期及數量,以及要求美國公司MS.XXLIU簽署的檢驗證明文件等均充分顯示了被申請人的代理行為、申請人的確認行為以及美國公司的委托行為。由于申請人至今未提供符合信用證所需單證義務導致結算不能,直接影響了被申請人的應得利益。

(4)申請人自認的交貨日期違反了本案合同的約定,導致美國公司收貨延遲損失嚴重,美國公司向被申請人發出暫停且無限期延期支付申請人貨款USD13萬余元的通知書

綜上,被申請人認為其積極代為履行買方義務,申請人消極違約致使各方應得利益受損,被申請人保留反請求權,請求仲裁庭駁回申請人仲裁請求。

申請人庭后對被申請人提交的“公證書”證據,提出如下主要質證意見:

(1)被申請人提交的公證書與其擬證明的問題不具關聯性,無法證明申請人與被申請人曾于2003年11月28日通過郵件達成代理關系。

(2)公證書顯示:2005年12月28日,從[email protected].co向[email protected].com.cn和[email protected].cn發出過郵件以及郵件正文的事實,但不能證明郵件附件的內容。

(3)但被申請人證明的恰是兩份附件內容的真實性。但該附件內容的形成過程未經公證,附件的內容也并未顯示任何代理關系的設立、變更和消滅。

庭后,被申請人對申請人提交的證據材料,除了上述已經涉及的觀點以外,提出如下質證意見,主要稱:

(1)合同是申請人與被申請人所簽,但被申請人與申請人之間實質是代理關系,被申請人是接受申請人委托,代理申請人與美國T公司進行外貿業務。申請人明知這一點,從申請人開具的FB02-919形式發票即可得知。

該形式發票載明付款及風險承擔是美國公司,收件人是美國公司的XXLIU,約定以不可撤銷的即期付款停用證付款,申請人銀行為華南XX銀行。該形式發票具體確定了申請人與美國公司之間買賣合同項下的具體內容,由此可以很明確地確定兩者之間存在的買賣合同關系。

2003年6月18日美國公司XXLIU簽署的付款通知已證明美國公司與申請人之間的買賣關系,實際付款人是美國公司。

申請人委托被申請人代理其辦理相關涉外業務,美國公司也予以確認。首先,申請人與被申請人簽署的本案合同確定的貨物具體內容完全與上述形式發票一致;其次,被申請人接受申請人委托后,代為代理人與美國公司簽署了《代理協議》,負責辦理包括本案合同在內的進來料加工、一般貿易等業務。

被申請人接受申請人委托與美國公司簽署代理協議,由此產生的權利義務應當由委托人申請人負責。本案中,美國T公司沒有付款的后果應該由委托人申請人承擔。申請人應當向美國公司索要貨款,被申請人沒有付款義務。

(2)被申請人與申請人之間的代理關系之所以以“買賣合同”的形式出現,是因為申請人與美國公司約定付款必須以信用證支付,為此美國公司將形式發票傳真被申請人,要求被申請人代開信用證,該形式發票是美國公司要求被申請人代開信用證的基本條款提示。有美國公司XXLIU簽署的“確認書”佐證。

(3)合同約定分三批裝貨的裝運期限,申請人逾期交貨導致美國公司通知被申請人暫停付款。

(4)申請人證據2、3、4、5的提單及發票均提到形式發票,表明申請人承認這些形式發票,自認其與美國公司之間的買賣合同關系。

二、仲裁庭意見

(一)法律適用

本案合同未確定應適用的法律,鑒于本案為涉臺案件,合同的履行地為中國,根據最密切聯系原則,本案與中國內地聯系最為緊密,故本案適用中國內地法律。

(二)關于申請人的交貨義務

本案合同于2002年11月29日簽署。合同號為2003JS32302。本案中,雙方當事人對于申請人已向被申請人交付了本案合同項下共六批貨物、被申請人已支付兩批貨物貨款210,180美元、尚余四批貨物貸款計139,826.4美元被申請人沒有支付的事實,沒有異議(但稱本案合同的真正買方是第三人美國公司而不是被申請人),對此,仲裁庭予以確認。

至于被申請人稱申請人延遲交貨給被申請人造成損失并保留反請求權問題,鑒于被申請人沒有提出反請求,亦未主張對申請人請求的貸款數額予以減免,或要求本仲裁庭對申請人是否延遲交貨事實作出認定,故本仲裁庭對被申請人所稱申請人延遲交貨等問題不作審理和認定,雖然就表面證據而言,申請人自第四批貨起即已延遲交貨。

(三)關于被申請人稱其是美國公司代理人問題

被申請人在其答辯中稱:其與申請人簽署本案合同,是受第三人美國公司指令而為的涉外代理行為,其所作為均根據申請人與美國公司確認的交易事實以及被申請人與美國公司簽署的“代理協議”而為。

據此,被申請人是接受美國公司的委托而與申請人簽署本案合同。申請人應與美國公司磋商解決問題。

經查,被申請人作為乙方與作為甲方的美國公司于2002年12月19日簽署一份編號為2002DL08號“代理協議”。該協議稱甲方美國公司委托乙方即本案被申請人辦理進/來料加工出口及一般貿易出口、負責報關、結匯、預付相關費用,負責收匯、結算等,甲方負責對外談判等事項。乙方受甲方委托簽訂售貨確認書(編號:2003JS32301、2003JS32302、2003JS32303、2003JS32304)。該售貨確認書是本協議的組成部分,兩者不可分割。其中,2003JS32302是本案合同號,不是“售貨確認書”號。

但仲裁庭注意到,該代理協議簽署日期為2002年12月19日,晚于本案合同簽署日期2002年11月29日,仲裁庭同樣注意到:該代理協議第10條規定,該協議有效期為2002年11月1日至2003年12月30日止。表明該代理協議的法律效力及于簽署之前的2002年11月1日。

上述表面證據表明:被申請人是第三人美國公司的代理人,雖然該代理協議簽署日期晚于本案合同,但該代理協議的雙方當事人約定其效力及于本案合同簽署日期2002年11月29日之前的11月1日,且該代理協議的組成部分包括與本案合同號一致的“售貨確認書”。

但依據合同的相對性原則:合同項下的爭議解決只能向合同的對方當事人提出而不能向合同之外的第三人提出,除非依據《合同法》第402條規定,本案申請人在簽署本案合同時知道被申請人與委托人美國公司之間的代理關系的,本案合同將直接約束委托人美國公司和申請人。換句話說,本案合同簽署時,被申請人曾向申請人明示其不是本案合同的真正買方,本案合同的真正買方是第三人美國公司,被申請人是第三人美國公司的代理人。

考慮到本案合同的簽署日期為2002年11月29日,被申請人與美國公司的代理協議簽署日期為2002年12月19日,因此,被申請人在與申請人簽署本案合同時,就表面證據而言,被申請人不可能明示申請人其與美國公司之間的代理與被代理關系。雖然依據被申請人舉證證明的申請人于2002年11月28日向美國公司開具的形式發票表明,付賬及風險承擔人為美國公司,而且該有關形式發票的內容也與本案合同規定的貨物內容一致,但這并不能表明在第二天,也就是2002年11月29日申請人與被申請人簽署本案合同時,申請人就已知道被申請人與美國公司之間的代理關系,因為此時被申請人與美國公司之間的代理關系事實上尚未成立。即使被申請人與美國公司之間以后于2002年12月19日簽署的代理協議將其效力溯及至2002年11月1日,也只能說明被申請人與美國公司之間的代理關系的法律效力可以溯及既往,卻依舊不能表明被申請人在與申請人簽署本案合同時,申請人就已經知道被申請人與美國公司之間的代理與被代理之法律關系。

據此,鑒于被申請人沒有舉證證明其在簽署本案合同時,就已經與美國公司之間產生代理與被代理的法律關系,亦不能表明在簽署本案合同時,申請人就已經知道被申請人與美國公司之間的代理關系,因此本案不能適用《合同法》第402條從而將本案合同直接約束申請人和第三人美國公司而由美國公司承擔付款義務,因此,對于被申請人主張的其與美國公司之間是代理與被代理關系,且申請人當時即已知曉、申請人應找美國公司主張權利的主張,仲裁庭不予支持。

仲裁庭必須指出:依據被申請人與美國公司之間簽署的“代理協議”,本案合同屬于上述代理協議范圍之內。據此,在被申請人因委托人美國公司不支付貨款從而被申請人不能支付申請人貨款且仲裁庭因上述理由不應適用《合同法》第402條規定條件下,依據《合同法》第403條2款規定,被申請人應向申請人披露其委托人,申請人據此可選擇受托人被申請人或委托人美國公司作為本案合同項下交付貨款的相對人。從本案申請人交付貨物而提交的一系列單證來看,申請人事實上選擇了被申請人作為合同義務的相對人,比如,雖然申請人于本案合同簽署前的2002年11月28日美國公司開具的一張形式發票表明付賬及風險承擔人為美國公司;申請人交付四批貨物的提單或空運單上,有關貨物的具體名稱、件數、貨物描述,均寫上“詳情請參見2002年11月28日開具的形式發票”;貨物的嘜頭注名為:T國際公司;但是上述四批貨物的交貨單證中,提單上注名的被通知人均為被申請人,空運單上注名的收貨人則均為被申請人;申請人開具的上述四批貨物的發票中,無一例外地均注明:開給被申請人的賬戶并由被申請人承擔風險。據此表明,申請人即使知道被申請人是美國公司的代理人,但是關于本案合同項下的付款義務,申請人仍舊選擇了被申請人作為合同的相對人承擔合同項下的義務。

另外,仲裁庭還必須指出:申請人延遲交貨的事實不能構成被申請人不支付貨款的抗辯理由。申請人延遲交貨與被申請人應該支付貸款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倘若申請人延遲交貨,被申請人享有向申請人要求延遲交貨的違約損害賠償權利,但卻不能違反合同約定,在申請人已交付貨物條件下,拒不支付貨款。

(四)關于被申請人主張其是申請人代理人的問題

被申請人后在其提交的“被申請人提供的證據以證明的事實和證明的觀點”等材料中,又稱其為本案申請人的代理人。被申請人據此所依據的證據幾乎與證明其是美國公司代理人的證據相同。

但是被申請人未舉證證明其與申請人之間簽署有代理協議,也未有其他證據佐證其與申請人之間存在著代理關系。事實上,被申請人若作為申請人的代理人,代理人與被代理人之間不是簽署代理協議而是簽署買賣合同,邏輯上也難以成立。被申請人若作為申請人的代理人,就應與申請人簽署一份代理協議,從而代理申請人而與第三人美國公司簽署買賣合同,如此,才符合代理對外貿易的正常作法,而不是相反,與被代理人簽署一份買賣合同。

對于被申請人公證證明其與申請人存在代理協議的證據,經查,仲裁庭認為,該證據沒有任何語言涉及申請人與被申請人之間存在著代理關系。據此,對于此份證據,仲裁庭不能作為申請人與被申請人之間存在著代理關系的證據而予以認定。

另外,本案中,被申請人提交了許多有關T International,Inc.(T國際有限公司)1981年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登記注冊的注冊資料,但是本案雙方當事人所提交的證據所涉之美國公司具體國籍不清,但地址位于上海。此美國公司是否就是注冊于美國加州的美國T公司,在被申請人沒有提交其他有效證據證明的條件下,仲裁庭對此不能作出認定。

綜上,鑒于雙方當事人對于本案合同項下被申請人欠申請人139,826.4美元貨款未付的事實沒有爭議;被申請人主張其作為申請人代理人與申請人簽署買賣合同邏輯不合亦無證據證明不能成立;被申請人作為美國公司的代理人表面證據成立;被申請人由于不能舉證證明本案合同簽署時申請人即明知其與美國公司之間的代理關系從而《合同法》第402條不能適用本案合同不能直接約束美國公司;依據《合同法》第403條,申請人選擇/要求被申請人支付本案合同項下貨款有法律依據、合同依據及事實依據,有效成立,被申請人應支付申請人所欠貨款。至于被申請人稱申請人延遲交貨給其帶來的損失,被申請人可另案解決。

(五)關于申請人的仲裁請求

根據仲裁庭的上述分析,被申請人應向申請人支付其所欠貨款139,826.4美元,本案仲裁費由被申請人承擔。

(六)關于本案仲裁員開庭的實際費用

本案雙方當事人分別向仲裁委員會秘書局預繳了人民幣8000元作為仲裁員開庭的實際費用。仲裁庭到上海開庭實際花費人民幣8000元,該筆費用應由被申請人承擔,余款人民幣8000元由仲裁委員會退回申請人。

三、裁  決

(1)被申請人向申請人支付所欠貨款139,826.4美元。

(2)本案仲裁費人民幣49,014元,由被申請人承擔。由于申請人已經向仲裁委員會預繳了人民幣49,014元,被申請人還應向申請人支付人民幣49,014元,以償付申請人為其墊付的仲裁費。

(3)本案仲裁庭開庭的實際費用8000元,由被申請人承擔。被申請人已經向仲裁委員會預繳8000元,全部與該款項沖抵。申請人預繳的人民幣8000元將在其向仲裁委員會提供退款賬戶信息后由仲裁委員會退回給申請人。

上述第(1)、(2)項費用,被申請人應自本裁決作出之日起45天內支付完畢。

本裁決為終局裁決,自作出之日起生效。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二日


您認為本案判決如何?
 (0)  (0)
您對本案的評論:
提交評論
熱門評論
熱門評論加載中...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加載中...
  • 公眾用戶指南
  • 法律專家用戶指南
  • 特色服務
  • 客戶服務
  • 關于我們

客服電話:4006728810
地 址:北京市西城區廣義街5號廣益大廈9層 郵 編:150000 E-mail:[email protected] 傳 真:(010)83113702
法律家官方微信二維碼
優秀裁判文書上傳
標 題: * 標題不能少于5個字。
文書分類: * 請選擇文書分類
案 號: * 請填寫案號。
裁判日期: * 請填寫裁判日期。
法 院/仲裁委員會: * 請選擇 法院/仲裁委員會
裁判文書原件上傳:
* 內容不能少于5個字。
* 請認真填寫郵箱地址!以便接收裁判文書審核結果。
裁判文書正文